伍子晴月_长度鸣

“我仍执着,谢命运纵容。”

江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吐了

云泥霄壤:

跟风玩梗

爱到深处自然黑系列

抱图随意啦略略略

【校园】不要喜欢上太迟钝的人(完)

红烧兔、:

·小甜饼


·CP安雷,瑞金


·前几章(一) (二) (三) (四)


 


 


“什么?”金愣愣地看着格瑞。


格瑞真怕他下一秒就喊着“原来你都没把我当朋友!”然后哭着跑出去。


但好在金和他考进了同一所学校这个事实为金奠定了还算可以的智商基础,拯救了他情商方面毁灭性的不足,在格瑞说完这句话后,金没有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而是脸红了。


……太感人了。


格瑞甚至觉得要哭出来的是自己。


“可是……”金纠结地开了口,“我们是结不了婚的啊。”


“……”格瑞的感动被强行终止,“……这有什么关系吗?”


“凯莉说,你和喜欢的人结婚的时候肯定最幸福了,”金眼神向上飘忽地看着他,“格瑞你要是和我在一起了,就没有这种最幸福的机会了。”


 


……


凯莉。


真是个可怕的女人。


为什么他说了没用的东西,她来说一遍金就这么深信不疑呢。


格瑞深沉地想着。


然后他垂下眼看着金。


“你以后也不会有了。”格瑞答道,“这样就扯平了。”


金和他对视了几秒,脸色看起来仍有些纠结。


“可我最幸福的时候又不是结婚的时候。”


他挠了挠头,动作有些不自然:“我觉得我最幸福的时候刚刚就已经过去了。”


金想了想,又道:“……不对,好像还没有过去。”


 


 


“什么?”安迷修扯着雷狮的头巾,“你认得我是谁吗?麻烦您再说一遍?”


雷狮本来就气,被他一扯更是火上浇油,“你是猪吗!不认识自己是谁?!”


他一把将安迷修按在了沙发上,“算了,跟你这种傻逼没什么好谈的。”雷狮开始扯他的扣子,“上了你你就知道了。”


“你等等,”安迷修握住了雷狮的手,眼睛紧紧盯着他,雷狮扯了一下发现自己居然扯不出来,“你喜欢的不是格瑞吗?”


“……”


 


雷狮不扯了。


 


他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瞪着安迷修,两人一动不动地维持着这个姿势维持了差不多半分钟,雷狮一拳朝他脸上砸了过去。


安迷修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我——”


雷狮觉得自己脑子都要被怒火烧没了,连骂他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可赶紧给我滚去死吧!”


 


要是银爵还在这里,看着这两个人就这么扭打起来了,指不定要被怄成什么样子。


酒吧中央还在闪着五颜六色的灯,周围的人该喝酒的喝酒,该嚎叫的嚎叫,无人注意这两个人正挤在角落里激情尬舞。


最后安迷修以雷狮醉酒的优势微弱地险胜了。


“雷狮,”安迷修把他按住后第一件事依旧是执着地问着他:“你喜欢的是……”


“行行行,老子不喜欢你了行了吧!”雷狮摆了摆手,“滚滚滚赶紧滚,有多远滚多——”


雷狮的声音突兀地消失在了震天响的音乐里。


……


安迷修压下来后雷狮的第一反应:我可别是还在醉吧。


 


半分钟后:我靠为什么他一个童贞会这么熟练。


 


……


不知道多久后:这令人窒息的操作。


 


雷狮刚准备推开他,转念一想觉得要是不趁机把该干的事都干了指不定日后还会出什么幺蛾子,于是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顺势环住了他的脖子,用力地往下按了按。


他实在不相信安迷修的脑子,也不想听安迷修那扯淡的言论。


像这样能让他安静地放弃思考的事情就显得再美妙不过了。


 


等雷狮浑身上下的火都被安迷修撩起来之后,安迷修又突然停下了动作,站了起来。


雷狮:……???


“雷狮,”安迷修红着脸,将他扶了起来,“抱歉,我有点激动了……我们先回去吧。”


雷狮:?????


雷狮:“回哪?”


宾馆?


“寝室啊,等会要吃饭了。”安迷修看他那一幅没反应过来的表情,又红着脸补了一句:“忘了说……我也喜欢你。”


……


……


我他妈头巾都摘了你给我看这个?!


雷狮盯着安迷修,确定了他是真的没打算继续下去后,深吸了一口气。


“……行,我们回去吧。”


然后他把那口气又吐了出来。


知足吧。他告诉自己。至少这两年的操蛋生活结束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想想格瑞那边,安迷修还是有救的嘛。


雷狮麻木着脸被安迷修羞涩地牵回了学校,不停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你带钥匙没?”


雷狮看向安迷修。


“没……我出来得有点急,忘了,”其实是出来得有点磨,“不过格瑞应该在寝室里。”


雷狮上前踹了一脚门,里头没有反应。


“不会吧,不在?”雷狮看向安迷修,“打个电话给他。”


“……他关机了。”


安迷修有些心虚地这么答。


……


雷狮顿时觉得自己那身火白灭了。


 


就在两人准备撤了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十分清晰的一声响。


雷狮和安迷修对视了一眼。


安迷修轻轻敲了敲门:“……格瑞?你在里面吗?”


过了半分钟,门依旧没有开。


 


银爵上了楼,就看见两人正鬼鬼祟祟地趴在门上,姿势十分古怪。


“……你们怎么回来了?”


一句话道出了雷狮的心声。


不过雷狮和安迷修谁也没有回答他,而是继续保持着那个很可笑的姿势,耳朵贴在门上,像是努力地听着什么。


银爵一时间没忍住,仗着个高也把脸贴到了两人上面,仔细地听着门里的动静。


三人安静了好半天,里面的声响才陆陆续续地传了出来。


 


“格……格瑞……你、你的室友……呜……”


“……别管他们。”


“可……啊、我……我有点疼……”


“……抱歉,这样好点吗?”


“格、等——轻……轻点……”


 


 


“……”


“……”


“……”


 


雷狮和银爵一把扯住要踹门而入的安迷修。


“太可怕了,”安迷修震惊又愤怒,“他居然在寝室里对自己的发小做出这样的事!格瑞居然对未成年下了手!”


“你拉倒吧,他们谁也不是未成年。”


“可他们昨天不还是‘好朋友’呢吗?”安迷修盯着门,“怎么今天这就搞上了?刚交往就上床?这太不尊重对方了!”


“……”


银爵和雷狮沉默而可怕地看着安迷修。


 


“你醒醒,”银爵叹了口气,“那可是格瑞。”


“是啊,”雷狮道,“等你真的踹开门你就会发现,他可能其实正在帮他发小按摩。”


银爵:“或者是他发小受伤了,他正在帮他上药。”


雷狮:“甚至是正在帮他发小刮腿毛。”


银爵:“反正不可能是你以为的那种情况。”


安迷修:“……你们怎么那么懂。”


“电视剧里都这么演,”银爵掏出钥匙,“就像我本来以为现实中不会有那种蠢到像偶像剧女主角一样的人,但事实证明我错了。”


银爵将钥匙插进锁孔,转了转。


 


 


门被反锁了。


 


 


……


……


……


 


三人面面相觑,互相看到了对方脸上的惊恐。


 


——END——


 


雷狮:他用了十年,我只用了两年,根本无法同台竞技。


 


格瑞:他是被上还未遂,我是上了还本垒,根本无法同台竞技。



安切雷!!!好!!!为黑安疯狂打call!!!!!👏🏻👏🏻👏🏻👏🏻

转载自:幸运7

描写雷狮片段【。】(哦后面有安雷)

写出来超羞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自带粉丝滤镜!雷总最棒了他哪里都棒!(等等他好像没有虎牙吧?!!)
我要自我happy一下....希望各位不要看超 羞 耻 啊啊啊啊啊啊!!!!
备好救心丸谢谢!
ooc ooc!!!!


他身边闪着紫色的电流,那个奇怪的锤子总被他握在手里,泛着电流。外面是白色星星纹路的外套,脱下那层伪装,最里面的才是最适合他的露腰亲身衣,那层黑衣紧紧包裹着上身,也勾勒出少年的白色肌肤和那美好的身线。18岁的男孩子,骨子里有的是狂妄自大。他一笑,露出一颗小小的虎牙,这小魔王身边一层狂气,近看却能看到精致的五官和那要让人陷进去的深紫眼睛。他像个不可接近的女王一样,脚踏着黑夜,像一个高傲的猫。

雷狮被拉到床上,他自觉的把外套脱开,甩到铺满红地毯的地上,好笑的看着那个骑士慌乱的身影。他等不住了,一把拉过那人的深色领带,小虎牙咬了一下嘴唇
“安迷修,你给我上来”


呵。